“三下乡”感悟|在这曲折蜿蜒的路上,感受生活的来之不易

时间:2019-09-12作者:王宇航文章来源:计算机学院浏览:10

时间淹没众生,惟有英雄永存。白山黑水,再无硝烟战火;林海雪原,长眠抗联英魂;当今之中国正走向复兴,2020年全面小康,2050年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在不断走向复兴不断向前走的时候,绝不能忘记历史。为了抗联精神永不凋零,为了红旗永不落地,为了接过前辈手中的接力棒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我们重走抗联路。

第一站:杨靖宇将军殉国地

实践活动开始的第一天是日本无条件投降74周年,时间无法抹平侵略的暴行对于一个民族的创伤,每一个中国人不该忘记同胞们水深火热,中华大地生灵涂炭的14年,更不该忘记先烈们艰苦卓绝,浴血奋战的抗争的14年。站在属于正义者的历史坐标上,我们计算机学院“重走抗联路,传承英雄魂”三下乡实践团队来到民族英雄杨靖宇将军殉国地。

看到杨靖宇将军雕像时,每个人心中无不产生敬意。纵是大雨滂沱,我们决定轮流向将军行注目礼。在我们中间,有人告诉将军。今天是日寇投降74周年;有人告诉将军,今日之中国已然从屈辱走向尊严;有人告诉将军,即使您的生命定格在35岁,您和抗联先烈们的事迹精神在一代代人的心中万古长青……

在纪念馆中,我们了解到,在抗日活动最艰苦残酷的1940年,杨靖宇身边出现了叛徒,他最得力的助手程斌叛变,叛徒程斌帮助鬼子捣毁70多个抗联密营,一夜之间,杨靖宇部队陷入了弹尽粮绝的境地。叛徒张秀峰独吞抗联9960块大洋的经费,并暴露杨靖宇行踪。汉奸赵廷喜带领大批日伪军警宪特去围捕杨靖宇。叛徒张奚若直接导致了杨靖宇将军的牺牲。日本鬼子岸谷隆一郎想不明白,杨靖宇被追击了五天五夜,没有任何粮食给养,他究竟是怎么支撑下来,而且还能一直战斗?岸谷隆一郎要剖开杨靖宇的胸腹看一看。据目击者言,杨靖宇将军的胃因为长期饥饿,导致严重萎缩,都变形了。胃里面一粒粮食也没有,只有草根和棉絮,有的棉花明显是刚刚吃进去的,一团一团还没变样。在那样的条件下,杨靖宇将军依然在为中华民族和中国人民战斗,了解到这里,有些队员的眼眶湿润了,抗联先烈,永垂不朽。

由于雨水较大,我们艰难的进入了纪念碑背靠的山中,发现了园区中的又一处景观,杨靖宇将军关于革命的论述:“革命就像火一样,任凭大雪封山,鸟兽藏迹,只要我们有火种,就能驱赶严寒,带来光明和温暖。”

第二站:深入抗联‘老家’那尔轰

镇党委的张书记揭示了为何那尔轰能够成为抗联的“老家”。在张书记的引导下,我们对曾经抗联‘堡垒户’的后人裘老师进行了采访。裘老师的岳父家是抗联的‘堡垒户’,1935年著名的抗联第一、二军那尔轰会师就是发生在他岳父当时的家,镇上纪念馆中杨靖宇将军用过的马镫及其他几样生活用具就是裘老师捐献的。我们问及抗联的生活条件时,我不禁哽咽,他感叹:抗联实在是太艰苦了。他向我们介绍,当时抗联服装和武器都难以统一,打起仗来不分前方和后方。即使这样,在老百姓家中吃饭也要付钱或是打借条,面对人民,他们永远是和和气气。

今天的那尔轰战火硝烟已然散去,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决胜之年,英雄的那尔轰不甘落后,镇政府在脱贫攻坚工作中,针对镇情民意,因地制宜,选准脱贫项目,建立扶贫项目基地,有力地推动了脱贫攻坚步伐。在镇子中,我们敲开了一个‘光荣之家’的门,进行了采访。他是一名老兵,于1971年入伍,是一名铁道兵。在西南,他跟随部队响应毛主席号召,为三线建设贡献力量,参与修建了襄渝铁路。他还像我们生动的描述了,当年在部队勇救两名溺水儿童的故事。他说,他本是山东人,退伍后来到东北,可能就是身为一名军人的内心和那尔轰这个红色的地方的碰撞,他把根扎在了那尔轰。他高兴地说道:“房屋住着宽敞,吃穿也都不愁,现在这日子,真是一天比一天甜了。”

镇党委张书记向我们介绍,那尔轰抗联遗址是那尔轰的无价之宝,镇政府始终致力于抗联遗址的保护。他们已经规划建成那尔轰红色旅游的多条线路包括水路、公路、山地自行车线。他们提出四个一的红色旅行过程:走一段抗联路,参观一次纪念馆,上一次党课,吃一顿抗联饭。我相信,在不久的将来,红色的那尔轰,不朽的抗联史诗会走向全中国。

那尔轰的昨天因抵抗侵略而伟大,那尔轰的今天因齐头并进脱贫致富而昂扬,那尔轰的明天必将秉承抗联精神,书写更加辉煌的篇章。

第三站:探寻蒿子湖密营

密营是东北抗日联军在深山密林中,储备军需、医治伤员、修理枪械、收集敌情、宣传抗日、缝制冬衣,在红石林区的深山野林里,建起了很多秘密的宿营地,这些秘密的宿营地,被抗联战士和当地群众称之为“密营”。

碾子是抗联战士粗粮细作的地方,抗日战争时期生活非常艰苦,抗联战士缺衣少食,日本鬼子的封锁导致抗联没有传统意义上的粮食,只能用这种碾盘来加工诸如橡子(柞树种子)等食物用来果腹。在我们的人民军队中官兵平等,杨靖宇将军也曾用这个碾盘碾过橡子,并且由于将军的身材高大,别人10步转一圈,他只需要5步。

走进展馆,正厅中央安放杨靖宇将军铜铸胸像,经李老师介绍得知,铜像基座高918mm,象征开始抗日的“九一八”事变。纪念馆是以毛主席的《论联合政府》中“东三省的人民,东三省的一部分爱国军队,在中国共产党领导或协助之下,违反国民党政府的意志,组织了东三省的抗日义勇军和抗日联军,从事英勇的游击战争。这个英勇的游击战争,曾经发展到很大的规模,中间经过许多困难挫折,始终没有被敌人消灭。作为结束语。抗联在最强大的时期牵制几十万的日本军队。现在看来,如果这些军队从东北抽出来,会为其他战场的抗战增加难以想象的压力。

当我们正要走出蒿子湖密营的时候,遇到了前来参观的一对老夫妇。经过采访了解到,老爷爷16岁当兵,今年快80岁了,从军20余年,转业到地方,又在检察院为人民服务20余年。今年是建国70周年,老爷爷难以抑制住心中激动的心情,这次专程从山东聊城赶来,目的和我们一样,也是来“重走抗联路’。当老爷爷知道我们是哈军工的传人时,他竖起大拇指说:“陈赓大将办的哈军工为我们国家的国防做出了贡献,你们也要好好学习,为国家贡献。”

在饱受凌辱的岁月里,无数像杨靖宇将军一样的中华儿女前仆后继,为振兴中华不懈抗争。如今河山再造,日月重光,任何人、任何势力更别妄图,对中国人民有一丝一毫欺辱或对中国有一分一寸染指。那些妄图阻挡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魑魅魍魉,中华儿女绝不容忍,也绝不退让!